快彩

宁波医生下乡巡诊治好"绝症"女孩 半世纪后他们重逢

发布时间:2019-05-14 15:33:09 来源: 宁波晚报 记者 孙美星 通讯员 郑轲

  重逢后,两人翻看当年的老照片

  “柳伯伯,我妈妈给我第一次生命,是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!”5月12日,母亲节,青林湾小区出现感人的一幕:今年58岁的严益娟和家人带着礼物,从宁海来看望49年前救了自己一命、曾任国科大宁波华美医院(宁波二院)普外科主任的柳荣轩。半个世纪后,当年病入膏肓、深陷绝望的小女孩,如今已是儿孙满堂的老人;当年正值壮年的外科医生,也已步入耄耋之年;匾淦鸬蹦甑那榫,严益娟好几次热泪盈眶。

  下乡巡诊遇到病入膏肓的“绝症”女孩

  翻开柳荣轩老人珍藏了几十年的老相册,往事历历在目。

  1970年春,当时还是宁波市第二医院外科医生的柳荣轩,作为血防队成员来到宁海,主要任务就是为脾脏肿大的血吸虫患者做手术。

  一天,宁海当地一个赤脚医生偶然向柳荣轩提起,黄坛公社沙坛大队有一个女孩,肚子里有个大肿瘤,说是“不治之症”,但好几年了人还活着。

  出于职业敏感,柳荣轩专程去探望了这个小姑娘。他回忆说,第一次见到严益娟的样子,至今令他印象深刻。

  “我看到的是一个面黄肌瘦的小姑娘,肚子大得双手都合不起来,人小小的,肚子却大得吓人,走起路来人都会往前冲!绷傩锨袄判」媚锏氖,问她几岁。没想到,女孩却吓得尖叫起来,挣脱他的手之后,缩到屋角瑟瑟发抖。

  女孩就是严益娟,当时她9岁了,但看上去才和4岁孩子一般大。由于长期被疾病折磨,益娟自卑又胆怯,看到医生非常害怕。

  在父母和村民们七嘴八舌的讲述里,柳荣轩第一次听到严益娟的故事,这是一个让他心痛的故事。

  原来,益娟一出生,肚子上就有一个肿块,随着年龄的增长,肿块一天大似一天。为了给孩子看病,益娟的父母带着她走遍了四里八乡,听说哪里有医生,乡亲们就和她父母一起轮流背着她去求医。然而,他们一次次带着希望而去,却一次次失望而回。

  益娟6岁那年,父亲带着她来到宁波市的大医院。后来,益娟上了手术台,但肚子里的肿块却没有被切除,因为被诊断是“不治之症”,切开的肚子又被缝了起来。手术后3天,肚子上的线还没有拆除,益娟的父亲就把她抱回了老家。

  从那以后,家人放弃了求医,想着能吃就给孩子吃一口,反正是不治之症了,那就在家里等死吧。没想到,益娟的生命力格外顽强,顶着大瘤子,又活了3年。只是人越来越瘦弱,也越来越胆小。

  听完益娟的病史,柳荣轩给她做了检查,发现9岁的益娟身高只有88厘米,腹围却有75厘米。

当年的医生和小女孩

  顶住重重压力,他给女孩做了手术

  “小姑娘真的是恶性肿瘤?如果真的是恶性,在没有进行任何治疗的情况下,怎么能活3年那么久?”柳荣轩冒出一个念头,很想给孩子再做一次剖腹探查。

  想给益娟做手术,并不容易。很多人得知柳荣轩有这个念头,都劝他放弃:“3年前肿瘤还小,大医院都切不掉,现在瘤子大了,孩子体质也更差了,农村医疗条件又不好,你凭什么要担这个风险?”柳荣轩自己也清楚,这个手术有三大难:一是女孩身体条件不好;二是已经做过一次手术,肚子里粘连肯定严重;三是乡下手术条件不好,这无疑都增加了手术的风险。

  做,还是不做?纠结再三,经过请示上级领导,柳荣轩还是决定做这个手术。益娟的父母得知后,除了感激,就是无条件支持。因为他们知道,孩子不做手术,只有死路一条。

  1970年3月18日,益娟的手术在宁海县人民医院展开。3月的天气还很寒冷,医院手术室靠煤球炉取暖。紧张焦虑的益娟爸爸等在手术室外,一边尽力把火烧得旺旺的,一边默默祈祷。

  “瘤子很光滑,在腹膜后,手术很顺利,瘤子切出来有14斤重。为了防止这么大的瘤子取出后突然人体失血,手术完成后我们找了一个十几斤的沙袋放在孩子肚子上,然后一点点减掉!本2个多小时,益娟的手术顺利完成。走出手术室,柳荣轩看到让他终身难忘的一幕:四里八乡的村民们听说那个大肚子女孩要做手术了,排着队来献血?吹秸庖荒,柳荣轩也感动得热泪盈眶。

  重生后的女孩如今当了外婆和奶奶

  体重只有30多斤的女孩,切下来的瘤子有14斤,这个手术轰动了四里八乡。柳荣轩把益娟身上切下来的瘤做了病理切片,确诊为寄生胎。这是一种罕见的先天性疾病,发病率只有几十万分之一,但这是一种良性肿瘤,切除后不会给患者留下什么后遗症。

  手术后的严益娟重获新生,她的生活轨?贾鸾フ,性格也越来越活泼开朗。

  经过精心护理,益娟很快恢复健康;益娟长高了,上学了,在黑板上写下刚学会的字;益娟戴红领巾了,能下地劳动了……这以后柳荣轩一有机会去宁海,都会专程去看看益娟,把益娟点滴变化用相机记录下来,珍藏在自己的相册里。

  “柳伯伯当年给我做手术的事,在黄坛都轰动了,现在去我们那边问上了一点年纪的人,都知道我的事!毖弦婢晁,这之后,她和柳荣轩医生也偶有交集。小学快毕业那年,她在车站偶遇下乡来的柳伯伯,柳伯伯看她衣着单薄,就脱下了自己唯一一件大棉袄送给她,那件棉袄,益娟珍藏了20多年舍不得丢;上世纪九十年代,益娟的父亲患病,高烧不退,在宁海当地怎么都治不好,还是专程来宁波找到柳荣轩才得以康复。

  这以后,益娟进入宁海当地的企业工作,结婚成家,婚后生了一儿一女;而柳荣轩依旧忙碌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,救人无数。再往后,两个人渐渐失去了联系。直到10年前,经过多方寻找,益娟才再次得知救命恩人柳伯伯的消息。

  如今已经58岁的严益娟退休在家,儿女双全,她也做了外婆和奶奶。今年母亲节前夕,想到自己的幸福生活,都源于49年前柳伯伯的那一次“冒险”,她就打算专程来看看自己的恩人。

  5月12日,领着丈夫和儿子,拎着水果和土产,严益娟来到宁波,叩开了柳荣轩老人的家门。

  翻开相册回忆往事,益娟多次湿了眼眶。时隔49年后,91岁的柳荣轩和58岁的严益娟再度同框,一段延续半个世纪的医患情,在泪水和欢笑中重续。

标签:编辑:毛宁

快彩